电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斯里兰卡印度洋上的红茶王国-【新闻】龙山杜鹃

发布时间:2021-04-20 13:42:50 阅读: 来源:电热板厂家

斯里兰卡:印度洋上的“红茶王国”

如果你读过著名作家彼得·梅尔的《普罗旺斯的一年》,想必一定对书里地中海沿岸的景致、风物,闲情逸致的山居生活充满向往。梅尔用幽默、雅致的文字,让无数的中国读者感受到“生活在别处”的浪漫诗意。

斯里兰卡的红茶、巴厘岛的木雕、云南深山中的松茸……旅途中,那些富有特色的饮食、物产、风俗、工艺,屡屡让我们的行程充满惊喜。它们是历史的旁证,是性情的浓缩,是格调的体现,更是回忆的活化剂。从本期开始,家庭周刊“风物”版将不定期推出“在这里品味名物”系列,与你一道分享从容生活、品味时光的幸福。

本期导读

斯里兰卡,古称锡兰,意为“光明富饶的乐土”,被誉为“印度洋上的珍珠”、“红茶王国”。两百年前,作为英国属地的锡兰成为了日不落帝国的天然种植场。刚开始时,英国人计划在锡兰种植咖啡,希望以此来获得巨大的商业利润。但咖啡的种植并不成功,在1860年的时候,大部分的咖啡种植业都受到了咖啡驼孢锈菌的影响,产量急剧下降。种植者不得不考虑更换种植物,继而茶树成为了替代植物。

锡兰红茶以产于山岳地带西机时的丹布拉和努沃勒埃利亚的茶叶为佳,以每年7-9月所获的品质为最优。其中,丹布拉茶的汤色鲜红,滋味爽口柔和,带花香,涩味较少;而努沃勒埃利亚茶无论色、香、味都较淡,汤色橙黄,香味清芬,口感稍近绿茶,满足了人们不同口味的选择。在世界贸易的推动下,锡兰红茶远销欧洲,声名远播,与安徽祁门红茶、印度阿萨姆红茶、大吉岭红茶,并称世界“四大红茶”。而漫山遍野的茶叶芬芳、怡人的气候,还有甜美温馨的英式小镇,也成为了斯里兰卡宝贵的旅游资源。

1

去往努沃勒埃利亚的火车

我们的斯里兰卡“红茶之旅”,是从去往努沃勒埃利亚的悠闲火车之旅开始的。坐上火车,赶快从火热的海滩逃离,去往清凉的山区。斯里兰卡的铁路大多修建于英殖民时期,当年殖民者留下来的红皮火车,到现在仍有投入使用的,全英式的设计风格,加上机械的古旧感,坐在这种红皮火车里一定如同穿越了时空。但由于火车设备的老旧,加上一路都是上坡,火车的速度非常慢,适合有充足时间并享受悠闲旅行的人。由于时间和行程的安排,我们搭乘的是由中国援助的快车,在舒适度与速度上都有提升。

旅行最美的过程在路上,沿途的风景不容错过。斯里兰卡绝不会将人与自然隔绝,即使在火车上,洞开的车窗、车门成为了人们与自然接触的交汇地。当火车开动时,我发现车厢里的人反而少了很多,热情的斯里兰卡乘务员向还坐在位置上的外国人,朝车门那里指了一遍——哈哈,原来大家都在车门边呢。有坐着的,站着的,有“挂”着车门将身子探出去的,大家都在享受着移动的风景。当然,他们也不会独占美景,会将******的“挂车位”让出来,让别人也享受一下这种独特的乐趣。一来一去,车门边也成为了聊天的聚集地。“半咸淡”的英语,加上手脚并用,交流起来不算太费劲。

一路上让我感受最深的不只是风景的变换,还有由夏至秋的气候转变。随着火车的一路攀爬,气温逐渐下降,山区茶园终于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一阵淡淡的清香从打开的车窗飘进车厢内,我急忙探头向外看,薄雾中一片、一片的绿色塞满了我的眼睛。矮矮的茶树一尘不染,绿得发亮。茶树是长不高的,但树根却可以一直生长,古老的树根扭曲地冲破了泥土,伸向了铁轨,述说着锡兰两百年来的茶文化。

路上的风光不尽相同,有时茶树离我只有一臂之遥,若从车门向外“挂”出去,也许便能摘得一片茶叶。有时会遇到一片深谷,由谷底到山顶全种满了绿油油的茶树,背着箩筐的采茶女点缀在山间,当薄雾被吹散时,巨大的茶厂在山顶若隐若现。

我们幸运地看到了站在铁轨边采茶的泰米尔采茶女,她们的祖辈由英国人带到这里作为廉价劳动力,世代都做着采茶的工作。但艰苦的生活并没有吞噬她们内心的阳光,当我们向她们招手时,她们都投以灿烂的笑容。都说斯里兰卡最充足的就是动植物、阳光和笑容,此言不虚。一路上,车厢内外的笑容一刻也没有间断过,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茶香般温暖的笑意。

2

茶山环绕的“小英伦”

火车到达努沃勒埃利亚时已是下午。蒸腾了一上午的水汽,下午又变成了雨回到土地。这是努沃勒埃利亚的雨季每天都要经历的事,也是促使茶叶生长良好的重要保障。雨下得淅淅沥沥,当我们坐上播放着斯里兰卡摇滚音乐的汽车时,还在担心天气问题,好在到了镇子上雨就停了。斯里兰卡虽然位处热带,但到了高原就需要穿长袖,若准备不足,也会着凉呢。

努沃勒埃利亚镇是有名的山城,周围被各个茶厂名下的茶山环绕,镇上许多房屋都依山而建,房前一小片地开辟为花园,种上******鲜花,如同世外桃源。当年茶园主在这里建房、造园,将全套的英式生活搬到这里,所以努沃勒埃利亚又被称为“小英伦”。在这里,你能见到各式各样、色彩丰富的欧洲建筑,红色的邮局、邮筒,用心打理的维多利亚公园。在镇子上闲逛时,我们还见到了帅气的斯里兰卡小伙骑着骏马向我们挥手,恍惚中以为来到英国的小镇,让向往着英式浪漫的我无法停下兴奋的脚步。

温馨幸福的气氛笼罩着整座小城,这里是斯里兰卡有名的度假圣地。游客来到这里可以选择居住在古堡中,享受英式管家的贴心服务,穿上正装进餐,感受英国贵族的生活。也可以住进英国风情的家庭旅馆,喝上一杯暖暖的红茶,听一下午的鸟语花香,过上欧式田园生活。在这里,茶不是奢侈品,而是生活必需品。无论是五星级餐厅,还是街边小摊,红茶总是被恭恭敬敬地配着奶和糖送到你的面前,味道同样是那样的香浓、顺滑。

在镇上喝过茶后,我们就向著名的Macwood茶厂出发。雨继续下,躲进全副武装的“Tu-tu”车里就不用怕被雨淋湿了。不要小看这些“突突”作响的三轮车,它们机动性强,走走停停,随叫随应,上山过田无所不能,在像斯里兰卡这样道路状况还未完善的国家里,它们的存在大有必要。

刚离开镇子不久,我们就看到挂有Macwood标志的山头,一如Hollywood入口的广告标牌一样,它自豪地站在山头上,以此宣示着茶厂对附近土地的所有权。在努沃勒埃利亚,Macwood茶厂也是明星级别的,一路上去的人络绎不绝,上山的采茶女对于游人的镜头早已见怪不怪,无不专注于手上的工作。一团团茶树堆满了整座山,翻过一座山又是一座,似乎没有尽头。我走进茶丛中,将身体淹没在茶叶中,拼命呼吸着伴着茶香的空气。很难想象,这些带着泥土味与青草味的叶子,将在不久后成为散发浓郁香气的茶叶。当我走进茶厂之后,这个疑惑随即迎刃而解。

3

一片茶叶的奇妙蜕变

为了让游客更好地了解红茶的生产过程,茶厂安排有专人担任导游,为游客讲解。我们被一位穿着绿色纱丽的茶厂解说员带到茶厂的上层,目睹了一片茶叶所经历的奇妙蜕变。

制茶的第一步是萎凋。茶厂的高层置有巨型的通气槽,将鲜叶置于槽体中,通过流通的热空气,完成萎凋过程。这一过程可以让叶片变得柔软、韧性增强,便于造形,此外,还可以使鲜叶的青草味消失,从而散发出茶叶的清香,是形成红茶香气的重要加工阶段。

完成萎凋的茶叶,被运送至二楼,进行第二步工序——揉捻。红茶揉捻的目的,与绿茶相同,茶叶在揉捻过程中成形,并增进色香味的浓度。同时,由于叶细胞被破坏,便于在酶的作用下进行必要的氧化,利于发酵的顺利进行。

接下来就到了红茶制作最重要的一环——发酵。发酵是红茶制作的独特阶段,若是绿茶则会跳过发酵这一步骤,直接进入下一步。Macwood茶厂使用发酵机控制温度和时间进行发酵,在此之后,叶色由绿变红,形成红茶“红叶红汤”的品质特点。发酵的好坏将直接决定红茶的品质。

发酵好的茶坯经过分级,还需要干燥——采用高温烘焙,迅速蒸发水分,达到足以保质的干度。其目的有三:利用高温迅速钝化酶的活性,停止发酵;蒸发水分,缩小体积,固定外形,保持干度以防霉变;散发大部分低沸点的青草气味,激化并保留高沸点的芳香物质,从而获得红茶特有的甜香。

干燥好的茶叶最后会在一楼包装出厂,运往世界各地。整个制作过程由上至下一气呵成,全部由机器完成,采用高科技控制,保证了茶叶的质量和产量。茶厂还会根据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喜好和需求,对红茶的口味进行调制。例如,出口英国的茶叶口味相对重些,出口中东的红茶会添加香料,而若是运往中国的茶叶,味道就偏清淡,适合即泡即饮。

茶厂外面有一间英式的小木屋和一个大露台,里面为游客准备了免费品尝的红茶。在这里我注意到,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们喝茶习惯的差异:坐在我们隔壁桌的英国夫妇向茶里加了一勺糖、一勺奶;我们的斯里兰卡当地司机,往杯子里加了四五勺糖后才满意地举起茶杯;而我觉得茶的原味已足够顺滑、清香、甘甜,无需加糖、加奶。喝着红茶,再点上一份蛋糕,在轻柔的音乐中度过一下午,真想将这一刻永存。

4

宾至如归的

“遗产茶厂”***店

来到茶乡努沃勒埃利亚,光是一次下午茶怎么能让人尽兴呢?要对斯里兰卡的茶文化有更深的了解,有个地方是非常值得去的——隐藏在茶山中的HeritanceTeaFactory,直译为“遗产茶厂”,实际上是一座由旧茶厂改造而来的***店。

我们坐着“Tu-tu”车,翻过不少的山头才终于一睹真容。从远处看,起初有点失望,因为***店的外观与沿途茶厂看似无异,都是方方正正,屋顶灰斑斑的,有不少古旧的痕迹,并没有想象中五星级***店的富丽堂皇。但越靠近就越喜欢,因为我看到了***店对细节的把握和对服务的用心。

***店内部******限度地保留了茶厂原来的钢铁构造,保留了工业化的设计特色:古老的推拉门电梯依然在运作,房顶的钢管、排气管裸露在外,茶厂巨大的涡轮和排气扇也成为了***店富有特色的装饰。一进***店,穿着东印度公司传统服饰的服务生就端上姜茶和香料,姜茶为我们驱赶了高原的寒气,香料则作为颜料,点在了我们的额头中间,意思是祝福我们生活美满幸福,这些细节无不给人宾至如归之感。

当年大批的印度泰米尔人来到斯里兰卡种植茶叶,直至今日把这里成为了他们的聚居地,印度文化同样渗透到了斯里兰卡的茶文化之中,所以“遗产茶厂”***店为游客特设的欢迎仪式也是印度式的。

***店的房间有两扇落地窗,窗外是绿油油的茶山,茶树、茶女、村落构成了一幅绝美的风景画。不时有小鸟飞到窗台上叽叽喳喳的叫,它们不怕人,唱够了就飞走了。清新的空气,静美的茶园是一种让人忘却呼吸的美。

***店拥有一个小型茶厂,生产有机茶叶,茶叶都是全手工制作,提供给***店客人饮用。由于没有采用大型机器制茶,***店自产的茶叶量少,除了在一楼吧台面向客人销售之外,并不用于外销。我们在客房自行泡过一次后,就忍不住跑下楼去买了。

这里的茶叶香如春天刚出芽的嫩草,滑如乡间清澈的泉水,轻柔地刺激你的味蕾。每一片茶都经过一双双手的细心呵护,才来到茶碗里,丝毫没有工业钢铁的味道。我们在购茶处,遇到了两位来自中东的女客人,她们竟然也兴高采烈地向我们推销起这里的茶叶。看到她们眼中的喜悦,不由得感叹,原来茶叶所能带给人的幸福感,也可以如此强烈。

法兰旋塞阀

黄铜阀门

水击泄放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