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厦门最早开门小书店坚持营业22年为顾客不赚钱也会开

发布时间:2021-01-20 18:31:56 阅读: 来源:电热板厂家

据海峡导报报道 石亭路,新新书店。

这里是滨北,这里靠近市政府,高楼大厦、不息的车流人流,这家小书店特别不起眼。

50平方米,像样的店招牌都没有,简陋陈旧。老板陈坤跃,坐了一上午,店里进来6个人,都是很老的客户,很熟地跟他打招呼,叫他老陈。有个人买了两本书,之前让他预订的,顾客特意交代他,要傅雷翻译的版本。

细数店租水电费,还有异常惨淡的生意,昨天,老陈尴尬笑着。

不用他说,我都知道这家小书店的生意有多惨淡。电子书籍、网上书城铺天盖地,大大小小的实体书店难以维系、纷纷关门,这些已经不是新闻。

走过熟悉的街头,那些熟悉的书店早已远去,我却想知道,这家不起眼的小店为什么还在坚持。

每天早上7点半开门,晚上9点半收工,号称全厦门最早开门的小书店,老陈坚守了22年。22年,除了有一天,奶奶去世出殡,他关了一天店门。

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老陈守着这个小书店。经常交不起店租付不出生活费,但陈坤跃说,有个信念支撑他在坚持。那些头发已经变白的老客户踏门进来时,老陈就告诉自己:“每个月只要有1000块钱够吃饭,我就要开下去。”

支撑他的信念,便是那些跟着他22年走过来的老顾客,这里面,有许多市领导、政府官员。有人在网上看到中意的书,不买,特意让他去进,跟他买。

初中毕业,自称没有多少文化,55岁的陈坤跃说:“我没法说大话,保证永远会开下去,但我会坚持,虽然很难,且走且坚持。”

22年前

港台武侠言情小说,摆满整个书店

1992年,33岁的厦门人陈坤跃,看着湖滨中路的一间小店面,心里满是喜悦。

那年,他是国企职工,承包下单位的这个几十平方米小店面。有人开照相馆,有人开食杂店,有人开餐饮,陈坤跃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开家书店。“小时候,我很爱看书,但厦门只有一家新华书店,想看书是件难事。”开书店是圆儿时的梦想,但陈坤跃没想到,这书店一开就是22年。

一个很简单的手写招牌——新新书店。“改革开放后,私人可以开书店了,当时厦门的书店逐渐多了起来。”陈坤跃便经常到别家书店“串门”考察,学着进书。

他进了一堆古典文学名著,《西游记》、《红楼梦》摆在了醒目位置。结果,不好卖。这些书,新华书店也有,大家不新奇。有人给他传授经验,你要多进一些香港、台湾的武侠言情小说,这些以前没有的书,大家才稀罕。

果然,金庸、古龙、梁羽生、席绢、琼瑶的武侠言情小说,很火。几十平方米的店里,书架上,全都摆满了各种武侠言情小说。五六元钱一本,有些人买来看,还有很多人租书看。“有租有卖,当时书店里挺热闹。”陈坤跃的收银桌上,有本厚厚的台账本,专门记录租书的情况。交10元押金,租一本一次5毛钱。来租书的人,有周围居民、学生,还有民工。什么时候租的、书名、几本、啥时归还,列了一排又一排。

17年前

书店里来来往往的人,踏破门槛

“书店的生意还不错,每个月赚的钱,付完1500元的房租和各种水电费后,还能净赚2000元。当时大家的工资差不多就七八百元。”陈坤跃一家人的小日子过得不错。

1997年左右,在陈坤跃的记忆里,这是小书店最鼎盛的时期。每天,书店里来来往往的人踏破门槛。“当时,书店是朝阳新兴产业。1997年左右,厦门的书店遍地开花,单单厦大一条街就有十来家书店。”回忆起彼时的热闹光景,陈坤跃眼睛亮起来。

港台武侠言情小说一统江湖的时代过去了,内地出版社开始苏醒繁华,各种紧跟形势的杂志书籍全都出来了。“本来,书架上的分类特别简单,一边武侠一边言情,然后再按具体的作者分层,金庸、席绢也就那几个人。”

陈坤跃把书架重新分类,现代流行文学、校园文学、外国文学、历史古典、青春偶像、日本动漫。“10多个门类,每种类型的书都有各自的读者群。书卖得很疯狂,每天赚的钱去进完新书后还能有剩余。”

2000年,陈坤跃的小书店搬到了石亭路,仍是间50平方米的小店。每天都要去补充新书,忙不过来了,他请来3个店员。

陈坤跃自己负责进货挑书,“去书商那,把书大概翻一遍,看看讲了什么”。每天,他要往小店里拎回二三十本的新书。

这样的时光,只持续了3年,书店开始逐渐冷清。没什么顾客,3个小姑娘每天坐在那,相互看着。小姑娘觉得不好意思了,主动跟陈坤跃说,老板,店里都没生意,要不我去找别的工作。陈坤跃也颇为尴尬,难为情地笑笑。

11年前

有同行劝他收手开什么不好开书店

就这样,2003年左右,3个员工陆续辞职了。陈坤跃重新回到了一个人、一个书店。

接下去的日子,愈加惨淡。电子书籍和网上书城的兴起,让实体书店更加难熬。每天,陈坤跃都会接到同行挂来的电话,不行了老陈,我开不下去了,要关门了。

有同行及时收手,清了店面转行别的生意又做得风生水起,路过陈坤跃小书店时,便走进来跟他说,算了算了,别开了,做什么生意不好,还开书店。这同行指着隔壁的小餐饮店跟陈坤跃说,随便一家卖扁肉的生意都比你好,每天人来人往。

生意一直走下坡路,2009年那个暑假,陈坤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书店周边的几所学校都放假了,生意一下子更为冷清。月底,陈坤跃一结算,一个月的营业额只有一两千元。“营业额才这点,扣掉书的成本,只够交水电费。”

以为暑假过后会有起色,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月月亏损。陈坤跃开始“吃老本”,老婆几年前已下岗,日子过得非常拮据,“我们和老人一起住,那段时间,连续好多个月都交不出生活费,店租也一直拖着”。

现在

只要够吃饭,不赚钱我也会开下去

陈坤跃也有了关掉书店的念头,但每次,这样的念头都被老顾客“掐灭”。进书店的,多是跟着他一路走来的老顾客,20多年了,他们也从当年的小年轻变成了中年,从中年变成了老年。

有人跟陈坤跃说,老陈,你千万别关门,要不然,我以后没地方买书了。有人在别处看到的书,不买,特意到他店里买。还有人给他出主意,卖书不赚钱,要不你再卖点玩具文具贴补一下。

书店就在市政府附近,常有些市领导、政府官员,也到他店里买书。有位人大副秘书长,时常到小店,列出书单让陈坤跃去买。有位宣传部的官员,在网上看到好书,不买,挂电话叫陈坤跃去进货,然后找他买。一位人大代表,每次买书,必找他订。十多年的老顾客,早已脸熟,陈坤跃却不认识他们,只在某天看电视时才知道,原来那常年支持他的老顾客是某位领导。“是老顾客支持了我,给了我信念。我没法说大话,没法说自己一定会永远开下去,但我会坚持,只要能够吃饭,不赚钱我也会开下去。说的容易,做起来不容易,且走且坚持。”陈坤跃说。

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

成都治疗鼻窦炎多少钱

上海静安中心医院预约电话

杭州无痛人流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