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东方仙人的绝技[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4:33 阅读: 来源:电热板厂家

1962年的暑假,唐山市杂技团来林西国光戏院演出。团长古达言晚上演出,白天在林西街头摆起了小摊,名为普及魔术,活跃群众业余文化生活;实为教人魔术,聚敛钱财。他在人群漩涡,表演一些“空杯取酒”、“酒壶上吊”、“茶水变色”等“小儿科”之类的障眼法、小搬运。演完之后,谁想学习,每人发一根筷子,然后跟他一起去林西小山的罗家客店的单间里交费学习。出于好奇,我便尾随其后,进了‘速成魔术启蒙班’。

这位杂技团长,四十多岁,留有很长很长、油光发亮的大背头。他红光满面,笑容可掬、口齿伶俐,表演利落,令人赞叹不止!其实,魔术看似神奇,所谓的“教”,就是表演者把“故事”分解开——窗纸一捅,谜底揭开:原来就这麽简单。除了手脚熟练,玄机全在道具制作上。当然,杂技团的高、精、尖的节目,文化局是不准外传的。他说他的老师的老师,是被世界誉为“东方仙人”的韩敬文魔术大师。为了满足学员的好奇心,他现身说法,讲起了“东方仙人”的传奇故事。

一定表绝技

这位杂技团团长古达言说,他的老师的老师名叫韩敬文(1874——1935)1925年3月6日(农历二月十二),韩敬文曾经在奉天(沈阳)应邀参加过“东北王”张作霖50大寿的“堂会”演出,深受张作霖的赏识,从而,在东北红极一时。

1927年6月18日,张作霖首任北洋军政府海陆军大元帅(代表中华民国行使统治大权)为了庆贺,他在北京的大帅府,邀请外国使节和社会各界名流举行茶话会。由京剧名家和魔术大师韩敬文为大会演出助兴。时间定于早8点至12点。

所有演员都在8点钟之前到达。但是,各个节目都已演过,渐近尾声,这位魔术大师却还没有露面,眼看这压轴戏——魔术节目要泡汤。张作霖急得抓耳挠腮,气愤不已!眼看时间已过11点钟,韩敬文才姗姗来迟步入大厅,频频向大家招手。有认识这位魔术大师的,首先鼓起掌来,引起了全场轰动。来到舞台上,张作霖面沉似水,小声埋怨他为何不守信用,迟到误事!这位大师面向观众抱拳致意:“各位使节,各位来宾,在下一贯守时守信。今天原定早8点开始演出,现在刚刚8点整,演出准时开始!”

当时,室外已是骄阳中天,哪会是8点钟?

韩敬文见大家疑惑不解,笑着提示观众:“大家都看看各自的手表,是不是准时开演?”

那时候,尽管民间戴表者凤毛麟角,但是,在场的除了外国使节,就是宫廷官宦、富豪名流,何人不戴手表?于是,所有人都急着验看自己的手表,居然手表时针无一例外都指向8点钟。各个惊呼不止,顿时全场掌声雷动,喝彩连连——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魔术表演已经进入了状态。经久不息的掌声,把会场气氛推向了高潮!大师用双手平压大家的喝彩声浪,等静下来之后,才说:“今天,原定演出到12点结束。现在,正好是12点整,演出到此结束。敬请大家再看看各自的手表!”

怎么刚刚登台,就宣布演出结束?时间也就是11点左右。当大家再次瞧看自己的手表,果真时针正好都指向了12点钟。大师在雷鸣般的掌声中,“遁身”离去。

这是魔术大师韩敬文最后一次公开演出。因为,军阀混战,张大帅镇压“五四”运动,残忍地“绞杀”了革命先驱李大钊教授。魔术大师不肯效力于侩子手,因此退隐归林,不知所踪。

也就是这次演出的“定表”绝技,外国使节把魔术大师韩敬文,尊崇为“东方仙人”,在世界广为流传。

二毛驴入壁

这位杂技团长说:当年,人们大都晓得韩敬文家居奉天(沈阳)。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位“东方仙人”的原籍,原来是咱河北省唐山市滦县麻湾坨韩家哨村,该村就在咱林西北面,只有十多公里远。他晚年隐居原籍,再不出山。

一日,他8岁的小孙子从街上跑回家急喊爷爷,说街上来了个变戏法的,自称是“天下第一变”,叫爷爷赶紧去看看。在清末民初,韩大师曾组成“环球幻术团”离开奉天(沈阳)转道俄罗斯赴德、英等国演出6年,可谓是天下驰名,但从来没有敢夸海口,自称是“天下第一变。”在这穷乡僻壤,竟然冒出个“天下第一变”,实属意外。莫非来者果真怀有奇才绝技?于是,老人随孙子离家,要领略一番“天下第一变”的风采。

祖孙二人来到演出场地,从人墙缝隙窥探,原来是个卖跌打损伤膏药和春药“钢枪不倒一支箭”的江湖艺人。那些小戏法杂耍,充其量仅仅是些“小儿科。”老人不禁暗笑,他决定要和这“天下第一变”开个小玩笑。

他发现,在人群外面的临街墙脚下,栓着一头黑色毛驴,那是“天下第一变”的代步交通工具。于是,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毛驴身边,挽起袖子,用右手掌紧拍毛驴的屁股,拍一下,那毛驴便身不由己地往墙里钻一下,三拍五拍,这条毛驴便钻进了墙里,外面仅剩了两条后腿和驴屁股……

卖药艺人演出结束,收起小摊来到毛驴身边,发现毛驴钻进了石墙里,那墙坚固无比、无缝无隙,只有毛驴的两条后腿蹈地挣扎,驴尾巴上下左右疾迫地摇摆着仿佛在呼救。他顿时傻了眼,心想,此地肯定是藏龙卧虎之地,必有高人!悔不该夸下海口,谎称“天下第一变。”继而,他拱手向围观众人致歉谢罪:“小的来到宝地,承蒙大家捧场。虽然才疏学浅,但为了混口饭吃,却夸下海口,招摇看客。敬请大家海涵,放小弟一码……”

大师见那卖野药的千求万求,已是泪流满面,感到火候已到。便笑容可掬地走上前去,拍着他的肩膀说:“山外青山楼外楼。出门在外,贵在谦虚。今天老朽和你开了个小玩笑,看老朽立马救还你的爱驴。”说着,他伸出手掌念念有词,在毛驴屁股上往外一下一下的拍打,只见那条毛驴一点一点往外退缩,最后完全退出了墙壁,摇头晃尾,打着响鼻,哇哇欢叫。

当有人告诉卖野药的狂生说:这就是魔术大师“东方仙人”时,他长跪不起,恳辞要拜师学艺。能否如愿,那是后事。

三“扒块”绝活

解放以前,杂技艺人在战乱中为生活所迫,流落街头朝不保夕,食不果腹。其中有个压轴节目“大扒块”,至今已经失传。

“大扒块”的演出,就是一个大力士,光着膀子,肩头上驮举着一根直立、粗大的竹竿,杆头顶端,设有套索、短杠等道具。一个小演员像猴爬杆一样,攀至杆顶,在上面表演各种惊险技艺。名为“上刀山。”等小演员表演完毕,却不肯下“刀山”,在杆顶声泪俱下,大发悲声:从小受尽了折磨苦头,吃不饱、穿不暖,浪迹天涯,无家可归。不想再吃苦罪,决意要自寻短见……说着,他右手持刀,将自己的左臂“咔嚓”一声,一刀砍下,从空中扔下,那血淋淋的单臂,落在地平川。继而,又将自己的左右下肢陆续砍断丢了下来。最后,横刀抹脖,将自己的头颅砍落,残躯只剩持刀的单臂从刀山上跌落下来。班主和师兄师弟们,围着血淋淋的碎尸肉段,各个放声大哭,痛不欲生。苦苦哀求观众大发慈悲,为小演员捐口棺材。面对惨不忍睹的场景,就是铁石心肠,也要动容落泪。大家纷纷解囊,银元、铜板叮叮当当丢进铜锣盘里……

“晚上,杂技班住在破庙里。小演员提着小捅去村上小卖部打酒,被人认出是上刀山自尽的小孩。那个小演员就是我!”杂技团长绘声绘色地说“‘大扒块’这档节目,就是韩敬文大师,把西方的现代幻术引进我国,与我国的杂技嫁接、柔和、创新的成果。但是,因为它恐怖、阴森,令人惨不忍睹,为了防止高血压患者惊吓晕倒;心脏病患者受到刺激而猝死。解放以后被政府明令禁演。如今,杂技魔术艺人,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和观众的拥戴,大有用武之地,今晚本团在国光戏院献艺,传承、光大东方仙人的绝活,古典戏法的推陈创新。声、光、电在幻术上的奇巧运用,满台充满了新、奇、巧、趣、特。精彩无限。敬请各位届时光临!”

杂技团长的精彩演讲,不亚于国光戏院大门外的巨幅宣传海报,直把人们说得腰包松动不已。杂技演出,贵在创新。这也像人们看故事一样:老套路、陈手法,人云亦云谁肯买账?晚上,国光戏院的演出,必定是人满为患!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