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高门槛施压险资投资PE百里挑一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8:43 阅读: 来源:电热板厂家

高门槛“施压” 险资投资PE百里挑一

“国内近2000家PE,真正满足保险资金投资PE门槛的,顶多20家。”9月20日,一位保险公司PE投资部负责人感慨说。  在《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办法》(下称《办法》)实施两年后,能够获得保险资金青睐的PE,屈指可数——去年底中国人寿向弘毅投资二期人民币基金投资16亿元,成为险资投资PE第一单。但第二单,却迟迟未见踪影。  坊间一度传闻“第二单”将是中国人寿出资20亿元投资中信股权投资三期基金。  但记者了解到,这笔投资同样“一波三折”,此前保监会相关部门以“险资不能投向由非保险类金融机构及其附属公司作为GP(基金管理人)发起成立的PE基金”为由,一度搁置该项目备案审批。所幸国寿投资中信股权投资三期基金,是在保监会决定执行上述规定前。  “其实,保监会相关部门对险资投资PE的审核,绝不停留在《办法》条款实质重于形式的审核要求,必须是百里挑一。”他强调说。  投资PE“高门槛”  他举例说,《办法》规定“保险资金所投资的股权投资基金发起机构必须达到基金管理资产余额不低于30亿元”,但保监会相关部门审批时却要求基金管理方必须递交LP出资证明,杜绝PE机构先设立“空头基金”,以吸引保险资金为幌子对外募资。  在他看来,中国人寿出资16亿元投向弘毅投资二期人民币基金之所以获批,与该基金此前百亿元LP资金到账息息相关。“仅此一项,多数PE基金被拒之门外。”他直言,他所接触的PE基金管理人实际LP资金到账比率相当低,保监会相关部门仅凭PE基金募资状况“不够理想”就能搁置相关审批流程。  “目前,能够按照原先募资额度完成LP募资的大型PE基金,也不超过20家。”他透露。但是,等待这些PE的还有更严格的审批标准。  除了基金管理团队审核、基金资金托管安全性设计、以往项目退出业绩考察、基金季度财报递交制度安排等各个审批环节都遵循“实质重于形式”原则,保监会还要求PE基金必须递交项目投资明细(包括已投资与拟投资项),判断这些项目是否满足保监会规定的鼓励投资产业(银行金融、高端制造业、消费产业等)。如果其中一项投资项目与险资投资方向“不符”,保险公司与PE基金必须重新制定投资条款,确保险资不会参与上述项目投资。  前述保险公司PE投资部人士透露,目前保监会正打算让获得PE投资牌照的保险公司按季度出具一份针对所投资PE财务状况的评估报告,目的是让保险公司主动“管理”PE项目投资退出状况,确保保险资金负债存续期限与PE期限相匹配。如果出现资产错配状况,不排除保监会相  关部门会要求保险公司提高PE投资的风险准备金额度。  “其实保险资金投资PE的风险准备金存在一个固定比例,但在实际操作环节,各家保险公司投资不同PE基金,所对应的风险准备金并不一致。”他透露。这让保险公司选择PE趋向谨慎。毕竟,个别被保险公司一致看好的PE基金,在审批时同样遭遇一波三折。  此前,市场传闻中信股权投资三期基金在去年底已完成募资约123亿元。中信产业基金之所以“一波三折”,原因或在于其大股东是中信证券。  一位接近中信产业基金的人士透露,中国人寿在去年底已缴付LP出资额。而保监会相关部门要求保险资金不得投非保险类金融机构发起的PE基金,是在国寿注资中信产业股权投资三期基金后。  记者致电中信产业基金人士求证,对方不予置评。  借道FOF“遇阻”  面对审核的高门槛,部分保险公司动起借道投资FOF(基金中的基金)的念头,因为FOF能够投资不同类型PE基金。但这并非易事。  前述保险公司人士透露,目前保监会相关部门已留意到险资投资FOF的审批“盲点”,要求FOF机构递交审批资料时,必须列明PE基金投资清单(包括已投资与拟投资的PE基金),逐一审核PE基金的“资质”。  颇为复杂的审批流程,令个别FOF只能放弃“保险资金”。  2010年底,国开行全资子公司国开金融与苏州创业投资集团发起设立600亿的国创母基金,首期募资150亿元。其中100亿元投向旗下PE基金国创开元股权投资基金,50亿元投向VC基金国创元禾创业投资基金,主要出资人包括苏州创投集团30亿元、国开金融50亿元,社保基金50亿元,华为集团5亿元,中国人寿与中国再保险共出资15亿元。  高门槛“施压” 险资投资PE百里挑一  “当时,中国人寿与中国再保险集团和国创母基金达成意向性投资方案。”一位接近国创母基金的人士直言。为争取保险资金尽快出资,国创母基金方面按照《办法》中“保险资金不能投资创业投资基金”的硬性规定,计划将中国人寿与中国再保险全部资金投向国创开元股权投资基金。  然而,国创母基金的“努力”并没有换来保险资金如期到账。上述接近国创母基金的人士透露,险资投资FOF的审批一直没有很大进展。主要是相关部门对国创母基金的基金运营模式心存顾虑,保险资金先投入国创母基金账户,再由后者分到国创开元股权投资基金账户,令相关部门感觉难以控制“账户隔离、专款专管”的资金安全风险。  而记者多方调查了解到,相关部门更大的顾虑是,国创母基金的管理机构属于有限合伙制公司,他们认为公司制管理模式能够更全面监管资金安全。  若完不成发改委备案,就无法获得社保基金出资的资格。如果缺乏社保基金作为引导资金出资,中国人寿与中国再保险的出资审批也难以通过。  一连串的多米诺效应,令国创母基金必须做出变革。记者独家获悉,目前国创母基金的基金管理机构已按发改委要求转成公司制,正在发改委完成备案手续,尽快争取社保基金出资。  但对于中国人寿与中国再保险的出资,国创母基金方面基本不抱“希望”。目前国创开元股权投资基金首期100亿元募资已完成,原先国寿与中国再保险的出资份额,被地方大型企业替代。

ib班

alevel补课

alevel课程培训机构

alevel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