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财11周年创新100中信资本曾之杰投注下一个伟大公司

发布时间:2020-02-14 05:53:33 阅读: 来源:电热板厂家

互联网仍然是最迷人的行业。

“十年前买一个纳斯达克的指数和美国蓝筹股指数,就是天差地别。只有这个类别的资产才能给投资人带来最大的回报。”作为阿里巴巴的晚期财务投资人,中信资本也曾在2013年投资顺丰,但中信资本高级董事总经理曾之杰却一直为没能从头就帮助孕育一家伟大的公司而遗憾。

他说,下一代BAT长什么样或许谁都不知道,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从哪一个角落里冒出来,但我们能做的,就是要给它足够的空间、空气和水。

给创新更好的土壤

作为中信资本创投部门的负责人,曾之杰近来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各类创业和创投活动中。此次他来到苏州,在担当第四届“东沙湖杯”千人计划创业大赛决赛评委期间,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采访。

当下有两个摆在投资人面前的普遍问题是:中国经济在三十年的高速发展突然慢下来后,如何去适应?过去大部分的成功来源于复制,现在这种路线还有多大市场?

曾之杰认为,从高速到中速,不见得是坏事情,因为高速发展带来太多副作用,而中速发展哪怕是6%,也是全世界最高的速度之一。而在发展模式上已经有一个明显的趋势,那就是原来很多依靠复制美国等国家的做法渐渐不灵了。“再往后走,完全靠复制走不通了,美国能让你学习的地方并不多了,得基于中国的土壤产生出适合的新模式。”

在这样的背景下,他觉得“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有着深远的意义。

“我们经济中更多的是中小企业,它们有活力,生态系统才会更有活力。总理的想法是,一方面希望一部分人创新,另外一部分人创业——创业并不一定是高大上的新技术,可以从很小的事情,日常工作生活中很小的事情可以改进的地方很多,都有创业的机会,这对大部分创业者来说更加现实。”曾之杰说。

他谈到前两年在以色列有一家企业所做的项目,供用户开车时通过手机定位把自己所在路段的拥堵信息进行发布,每个人上传位置信息,就能做到大家都能实时看到道路拥堵情况,后来这家企业被谷歌所收购。“从技术上解决这一问题其实非常容易,也是一个很简单的想法,有时候很简单的技术其实有很大的商业价值,国内的创新一定要基于社会的情况,会有非常多的机会。”他说。

当下,好高骛远、一窝蜂的创业备受指摘。曾之杰指出,创新的一个核心思路,就是必须对改善经济的运行效率有帮助。“新的技术创新对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是有帮助的,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其实很多领域都很有作为,也不仅仅局限于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还有各种各样衍生出来的领域。关键就是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对环境友好、更加人性化、更加适于可持续发展。”

在这一过程中,资本配置资源的效率也应当优先于“看不见的手”。

“这么说有可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但如果你仔细观察过去二十年在美国上市的TMT公司,尤其是国内上市的TMT公司,其实相当大部分都是风险创投在后面,这也证明了通过市场的手来配置资金资源是最有效的。”曾之杰认为,政府的初衷都是好的,本意都是想推动,但有时候不要盲目去推动,还是让市场发挥作用,让市场来选什么样的公司是好公司,什么样的技术是好技术,让政府当一个环境维护者的角色。

他还呼吁,需要给创新者更好的土壤。

其中很重要一点就是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尽管总体上是向好的,但在法规、社会舆论、政府对法规的执行、解释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还有一点就是社会宽容度。很多新东西一出来,会和现有的利益格局、法律法规相矛盾,而如果不给一定的试错空间,很多创新是出不来的。

除此以外,扎实的基础研究、公正的法治、司法环境、教育评价系统也是孕育创新不可或缺的元素。

无壁垒最有机会

作为阿里巴巴的晚期财务投资人,中信资本也曾在2013年投资顺丰,但曾之杰却一直为还没有抓到一个伟大公司而遗憾。

“美国的创投家会很自豪地说自己是‘公司的建立者’,他们是帮助把公司建立起来,而不仅仅是简单的财务投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我们投了很多好公司,也得益于很多企业的成长,但我最起码还没有抓到像阿里这样的公司。伟大当然不仅仅是规模,还包括它的文化、基因、长期可持续、国际化等方方面面。”曾之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而对于投注下一个伟大的公司,曾之杰尽管直言自己“不是算命先生,无法预测风口在哪里”,但他仍有自己的判断。

“从中国整个经济格局、社会格局来讲,还是会在TMT领域,因为互联网这个领域是相对最公平、最没有壁垒、最扁平化的,任何人有相对平等的机会。只要有下一代颠覆性的产品出现,可能产品、理念、基因完全不同,打破现有格局也不是不可能。”他说,即使是类似于FACEBOOK等火热的社交工具,也将面临产品老化,甚至几年内就会被颠覆。

他直言,最近互联网行业风起云涌的并购到后期归根结底是资本的妥协。

“我还是相信,互联网领域的周期性很强,更新很快,不可能那么大的互联网只会被少数几个公司垄断,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互联网肯定会出下一代,互联网的周期往往在五年左右,五年前互联网行业前10名的公司和今年的完全不一样,再对比十年、十五年前,还剩几家?这个行业对有创新能力的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只要不刻意人为地扼杀创新,还会有新的公司不停地冒出来。”曾之杰说道。

实际上,这一观点也是通过对比其他行业所得。

拿火热的“互联网+”来说,互联网基因的团队来改造传统行业在很多领域会遭遇坎坷。曾之杰认为,互联网是个手段,不一定懂实业,在医疗、农业这种领域,进展的速度会更慢。

“我们的医疗体制都没有办法理顺,去讲互联网化?会更慢。还有农业,中国的农民有三亩地,会需要互联网吗?现代农业肯定会说自己一次性千亩地,但我也投过成功的农业上市公司,一个农业公司要整合三千亩地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曾之杰说。

他强调,做任何投资都要看大环境。

新能源也同样,他们前两年投了一些光伏电站,大部分运转不好。电动汽车也是,需要充电桩,有些在地下车库装,往往第二天就被邻居弄坏了。

还有一些领域更有着显而易见的壁垒。

比如对很多数据进行分析的“大数据”公司。这些领域的公司存在要有一些最基本的条件来满足数据的搜集,包括基础建设、网速等。而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运营商的数据可能非常完整,但并不愿意开放数据给任何公司,一个“云”公司也未必会开放数据给其他公司。“在这个领域创业,要找一个领先的公司会比较难,在这里面诞生一个像BAT这样的角色也会比较难。”曾之杰说。

工作签证出国

注册公司中介

深圳工商税务登记查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