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三星拒为安卓资助微软回归零组件本业

发布时间:2020-06-30 18:53:54 阅读: 来源:电热板厂家

本月初纽约州法院公开了微软控告三星的诉状。根据这诉状,微软与三星在2011年签约,三星每卖出一台Android平板、手机或是Chrome电脑,就要付给微软权利金。协议有效七年。

本文引用地址:第一年,三星乖乖付了钱。第二年,2013年,三星本来已经准备付了,连总数都已经告诉微软了;但同年微软并购了Nokia手机部门。三星于是宣称协议无效,声称他们没有义务付钱。

于是微软控告三星违约。根据微软的诉状,三星第二年的权利金,连本带利欠微软10亿美金以上,超过新台币300亿元。

台湾厂商对三星感同身受

三星不甘心使用Android却要付微软钱,台湾的厂商应该都感同身受。除了三星外,微软跟26家公司签了类似协议,其中多家台湾科技厂商在列。第一个挡不住压力,跟微软签的就是宏达电(2010)。另外宏碁、广达、鸿海、仁宝、和硕、纬创、优派(Viewsonic)全部签了。

这些公司每出货一台Android手机或平板,微软就赚到权利金。事实上微软自三星赚到的钱,比微软自己的WindowsPhone、XBox以及Skype加起来还多。

三星的困境

三星拒绝继续付钱给微软的另一个理由,可能是手机销售不佳。三星刚公布的今年第三季营利,比去年锐减60%。三星归因手机部门的衰退来自沉重的行销成本及平均售价下跌。一句话来说就是“便宜手机的竞争者越来越多”。

2011年时三星还在蓬勃成长,付给微软每台5~10美金可能还可以忍受。如今三星在高阶市场竞争不过苹果,在低阶市场被中国的华为、小米、中兴,以及宏达电、Sony等夹杀,传统的行销战成本也越来越高。此时一年300亿台币的赎金便成为不可负荷之重了。难怪三星要逃离这份协议。

Android的美好与代价

当初为何三星(以及台湾众多科技公司)要跟微软签订协议?主要因为Android是免费的,因此Google不保证提供任何智慧财产权上的支援。所谓“不要钱的最贵”,Android免费是最大的吸引力,也是最大的代价。

当初Google为了维护畅通的上网通道,不让微软重演独占电脑作业系统的历史,因此免费推出了Android。

微软自然也不会束手就擒。微软其实最早投入行动作业系统,在2000年就推出了WindowsMobile,累积了深厚的专利实力。它自然要打击快冒出头的Android。所以它积极的要求所有生产Android设备的厂商签下协议,包括众多台湾厂商。这些厂商大多原本销售PC,原本就与微软关系紧密,很难拒绝微软的威胁。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微软在吃Android的豆腐;但微软认为这是他们多年在行动作业系统的投资换来的报酬。

诉讼

这个诉状透露什么消息呢?除了上面提到,双方协议七年有效,以及金额达到每年10亿美金以上以外,我们知道协议的结构是:

三星要为每一台销售的Android或Chrome装置付给微软钱。

三星同时也把自己的专利授权给微软,这部份可以扣抵一些钱。

双方另外签了一份合作协议(CollaborationAgreement),也就是三星生产WindowsPhone

的部份。这部份的投资也可以扣抵第一项的权利金。

如今三星拒绝付钱。它主张当微软并购了Nokia手机部门之后,就不再是“微软”了(anti-assignment)。这有点类似鼎泰丰跟猪肉摊签了一个销售长约。可是有一天猪肉摊自己开了小笼包店。这时鼎泰丰当然就不愿意继续做生意了—我干嘛资助竞争者啊?

但微软主张双方签约时,三星就已经知道当时微软跟Nokia紧密合作。另外,合约里当初就清楚说明,这类型并购是不影响合约效力的。

谁会赢?没有看不到合约的文字,无法确论。但微软的说法较接近现实。双方签约时,微软的确一直与Nokia深化合作,而且许多人揣测它们终将合并。再说,双方都是超级大公司,签约时都聘了超级大律师,应该已经在合约中预见了并购的因素。

靠爸韩国

比较有趣的是,微软在诉状中提到了三星为了逃离这份协议,没有去法院打官司,反而跑去找南韩的反垄断单位告状,要求南韩政府强制降低合约中的权利金金额。

这就没道理了。鼎泰丰跟猪肉摊吵架,怎么可以去找经济部修改私人合约?一来,本案中几乎所有专利都是其他国家的专利,跟南韩政府没有关系。二来,当初协议内就已经写明,一切合约争议由美国法院解决。三星找南韩政府干预,完全违反合约当事人自决的精神。

三星的未来

三星的处境日趋艰难。所有Android手机的作用系统都差不多,因此三星要差异化只能改变硬体。但硬体对使用者经验的影响微乎极微。而且十几家竞争,实在太惨烈了,利润必然低。

更重要的是,现在极便宜的Android手机,其效能都已经“够用”了。三星想在硬体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高价市场上也许可行,在平价市场上无法增加利润。

手机市场进入红海,三星接下来的方向很明显,就是回到其基础—关键零组件。面板、记忆体、晶圆制造,这些三星在技术上领先,在生产上更有规模优势的,才是三星真正遥遥领先的地方。三星最近才大规模投资147亿美元建置晶圆厂,也说明他们往这方向移动。

过去台湾业界一直疑惑三星倾整个集团之力,扶植手机部门;虽然大大提升了三星手机的市场竞争力(成本比别人便宜),但也造成其晶圆、记忆体部门等遭到三星手机竞争者的排斥,例如苹果或是Sony。苹果跟三星的专利诉讼,以及苹果把A8晶片交给台积电生产都可看到这个“不想资助竞争者”的紧张关系。

随着三星回归零组件的专业,接下来我们或许会看到三星的零组件部门发言越来越大声,不再服膺于“手机部门”的总体策略之下。

台湾

当三星这头巨龙把重量由头(手机)移回到身体(零组件)时,所有的科技公司都会受到影响。与南韩发展方向高度重叠的台湾科技公司,该如何因应?

济南职业装定制

西服定做

烟台劳保工服制作

订领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