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浴室惊魂之猛鬼电锯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7:55 阅读: 来源:电热板厂家

天业集团的总裁办公司内,李阳满足的提起了自己的裤子,然后在秘书王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同时笑道:“你个小sao货,活越来越好了...”

李阳是天业集团的总裁,王茹是他的秘书,身材很性感,该翘的的翘,该大的大,人长得那叫一个抚媚,加上穿着职业超短裙,还有黑丝袜,那叫一个诱惑...

王茹对于李阳来说就是一个尤物,相比之下,家里的黄脸婆,简直就是跟大白菜一样,哪有王茹这等娇花有吸引力,所以王茹在入职以来没多久,李阳就忍不住跟王茹好上了。

而对于王茹来说,尽管只能暗地里做李阳的情人,但能够傍上李阳这样的大款,她完全不介意自己是李阳的情人,所以她也是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魅力...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就在这时,李阳的手机来电铃声响了起来。

李阳拿起手机一看,看着上面显示的名字,就知道是家里的黄脸婆打来的,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是越来越厌烦了,一天到晚打几次电话给他。

在王茹胸前狠狠的揉捏了一下,李阳才坏笑道:“宝贝,你先出去忙吧...”

“讨厌...”王茹娇嗔道,然后扭身向着办公司外走了出去。

看着王茹扭动着身躯,一步一动间都透露着诱惑,李阳很是满足,然后点了跟烟,才接起了电话:“喂,老婆,有什么事啊?我现在在公司很忙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如果不是公司还有着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在聂玲手中,李阳早就和聂玲离婚了,哪里还会和她啰嗦,当初要不是为了能在天业集团往上爬,他也不会娶聂玲。

如今虽然他坐上了天业集团总裁的位置,但那也是因为聂玲父亲半年前去世了,他才能够坐上这个位置,但他这个位置做的还不够稳,他只有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尽管除了聂玲以外,集团上下众多股东之中就他股份最多,但对于他来说显然不够,最好是能够把聂玲手中的股份也拿过来。

“老公,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电话那边,聂玲的声音传了过来。

“什么日子啊?”李阳下意识的问道。

“我们的两周年结婚纪念日,今天早点回家吧...”电话那边,聂玲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李阳微微一怔,心中骂道,什么鬼结婚纪念日,这种事情他怎么会记得,不过他还是要早点回家,看看能不能趁这个日子将聂玲手中的股份给哄过来。

.....

当李阳回到住所的时候,已经天黑,站在门口前,他才想起自己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回过家了,也不知道家里的黄脸婆有没有勾搭小白脸,不过想来应该不会,他很清楚聂玲的为人和性格。

打开门进到家中,李阳心中就暗骂了一声:“大夜晚的,灯也不开一下,这个臭婆娘该不会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吧...”

关好门,李阳就按下了门侧的开关,将灯开了起来,“老婆,我回来了...”

一边说着,李阳一边将鞋换掉,然而等他换好了鞋,却依旧没有回应,随即就再次喊道:“老婆,你在哪啊?”

话音落下半响,依旧没有回应,李阳心中不禁一阵疑惑,难道聂玲这臭婆娘出去了?

想到这,李阳心中又是一阵暗骂,这臭婆娘叫自己早点回家,居然不再家等他,真是可恶!

就在这时,灯光突然黑了下来...

李阳顿时吓了一跳,差点瘫在了地上,定晴一看才发现竟然是聂玲,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聂玲的脸色很是苍白,跟得了白血病一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老婆,你差点吓死我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啊?”李阳很是不爽的说道。

聂玲此时身穿着一套白色的睡衣,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加上那苍白的脸色,乍一看,跟个女鬼一样,着实把李阳给吓了个不轻。

聂玲笑了笑,接过了李阳手中的公文包,“老公,你先去洗个澡吧,我已经给你放好水了...”

李阳见状,心里却是觉得有一丝怪异,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特别是聂玲刚才笑起来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强烈。

李阳没有多想,只当是见惯了公司里的王茹,看不惯了家里的黄脸婆,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就走向了浴室。

走进浴室,脱好衣服躺在浴缸之中,李阳闭上眼睛又想起了王茹,他还没跟王茹洗过鸳鸯浴,也不知道有什么感觉,想到那画面,李阳的嘴角就勾起了一丝**的笑意。

在幻想之中,李阳不知不觉就躺在浴室之中睡着了过去,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感觉浑身一冷,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惊恐无比,因为他看到了整个浴缸都是血,而他还躺在浴缸之中。

更恐怖的是,还有一只脚掌浮现在了血水上面,除此以外还有许多碎肉,看起来极其血腥!

“啊...”李阳尖叫一声,双眼之中尽是惊恐!

“轰....”

也就是在这时,一道电锯拉响的声音传来,李阳猛地抬头一看,发现聂玲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提着一个电锯站在了浴缸前,苍白的脸上,一双眼睛冰冷无比,毫无感情,犹如死人一般!

李阳惊骇无比,几乎吓得魂飞魄散,疯的爬了起来,要向外面逃去!

然而更惊恐的是他居然感觉不到下半身的存在,伸手去摸,才发现下半身居然已经不见!

看着浴缸里浮在血水上的脚掌,李阳惊恐的明白了过来,他的下半身竟然被聂玲用电锯给锯掉了,浴缸里的全部都是他的血!

易轶

北京离婚律师

易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