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西地税局长灭门案凶手在逃据称死者生前嗜赌【扬州】

发布时间:2019-07-19 19:33:55 阅读: 来源:电热板厂家

广西地税局长灭门案凶手在逃 据称死者生前嗜赌

凶手仍逍遥法外,事发现场已被封锁。谁曾想,座驾才换一个多月,主人便已殒命。  贺州地税分局局长灭门案凶手在逃  警方悬赏20万元缉凶 知情人称雇凶杀人可能性大  据称死者生前内向嗜赌家境殷实  局长身份与被害有无联系仍成谜  今天,距离贺州市八步区地税局贺街分局局长周子雄一家四口灭门案的发生已经过去十余天。尽管警方出动250余名警察,并悬赏20万元人民币侦破此案,但凶手至今仍旧逍遥法外。案发现场也被警方严密封锁,凝重的气息像飘飞中的雨雾,弥散在贺州的空气中,昼夜不息。贺州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警车飞驰。  遇害的局长一家到底是怎样的人?是什么原因使他们一家招来灭门之祸?遇害局长之妻是否如网络传言般有传奇的发迹之路?所有人都期待着答案的揭晓。  文、图/本报特派贺州记者武威、杜安娜 实习生肖桂来(除署名外)  5月2日下午1时左右,对于周子雄的母亲彭仕珍来说,不啻于噩梦。她打开儿子位于八步区爱民路的家门后发现,儿子周子雄、儿媳妇凌小云、孙女周雪、孙子周重林都倒在了血泊中。  警方事后的调查结果称,“死者周子雄,44岁,遇害前系八步区地税局贺街分局局长(副科级)。妻子凌小云,47岁,遇害前系个体经营户。女儿周雪,16岁,遇害前系贺州市某高中高一学生。儿子周重林,15岁,遇害前系贺州市某初中初三学生。”  离奇命案:  房门完好一家四口殒命  周子雄的邻居陈女士告诉记者,彭仕珍原本与周子雄住在一起。因为5月2日那天是周子雄的侄女大婚之日,所以5月1日,彭仕珍就前去大儿子家帮衬喜事,当晚就留宿在大儿子家中。  5月2日中午,正值孙女的婚宴,彭仕珍多次打电话给周子雄,催促他们一家来喝喜酒,但电话却始终没有接通,觉得不对劲的彭仕珍回到了家中,见到了那恐怖的一幕,她立刻报了案。彭仕珍承受不了打击,当天就住进了医院。一位知情人向记者表示,5月3日,贺州市地税局领导曾前去医院探望彭仕珍,老人家当时还在吸氧,情绪极不稳定,对任何问题都闭口不答。11日下午,记者前往人民医院。外科病房的护士长称,住院病人名单中并没有彭仕珍,她可能已经出院。  随着彭仕珍的报案,案件的侦查工作也紧锣密鼓地展开。贺州市委宣传部称,案发当天晚上10时,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即派出专家组连夜赶到现场指导破案。5月3日,警方出动250多名民警走访案发地和被害人工作地附近的群众,收集线索。5月5日贺州市警方发布悬赏通报,宣布悬赏5万元人民币征集“地税分局长被灭门案”破案线索,5月8日,悬赏额提高到20万元。  案发已过10天,但周子雄的家如今仍被警方重重看护。11日下午5时许,记者在案发的八步城区爱民路91-92号楼旁边看到,楼边的过道上依旧停着五六辆警车,三名警察坐在楼对面的台阶上,警觉地查看着周边的一举一动。楼下仍被警戒线阻拦,警戒线内,周氏夫妻的两辆轿车仍停靠在一侧。  一位知情人士说,当值警察曾透露,这起案件应该发生在5月1日深夜,屋子的大门并没有撬动的痕迹,凶手应该有二到三人,从窗户爬入死者位于4楼的家中,用锐器割断死者的喉咙,将他们杀害。死者住的屋子包括三个房间,周子雄、凌小云夫妻俩住一间,儿子周重林、女儿周雪分别住在另外两间屋内,屋子里的物品并没有翻动。“很可能是仇杀,买凶杀人,凶手对他们家情况也非常了解。”  另一位接近警方的知情人士则称,4名死者均是被人用钝器砸死。有媒体报道称,周家一位做医生的亲属曾被叫到公安局问话,说起案发现场,警察的话让他吃了一惊:“即便你做过医生,也肯定受不了那个场面。”  与此同时,当地警方在通告中对于这起命案的细节却依旧讳莫如深。贺州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黄家强说,目前警方正在进行现场勘查,以确定被害人死亡时间和尽可能提取到作案人员的遗留物和遗留痕迹。为了尽可能获取破案线索,警方已派出大量警力摸排被害人的社会关系和背景情况,以便分析案件的性质,尽快锁定犯罪嫌疑人。  12日上午,记者前往贺州市殡仪馆,见几辆警车呼啸而过。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4具死者的尸体仍停放在殡仪馆内,尚未火化。在现场,记者并未见到死者的家属前来拜祭。  邻居眼中的周局长:  直到出事才知他是官  究竟是怎样的仇恨,使得这位副科级地税分局局长遭此大难?贺州当地已传得沸沸扬扬。网上有传言称,周子雄夫妇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作为公务员违规生育两个子女;周子雄拥有房产40余套,家财千万计,其妻子凌小云也在贺州钟山县承包房地产项目,有钱有势,夫妻在当地骄横跋扈。  记者在走访到案发地点附近,几位死者身前的邻居向记者描述了他们眼中的周子雄局长。“尸体是5月3日上午10时30分拉走的”,两位在小区深处店铺门口附近聊天的阿姨告诉记者,当时只看见警方从楼上搬下4个装尸袋,之后将尸体运往了殡仪馆。  在周子雄楼下开杂货店的陈女士告诉记者,她与周子雄一家同住在4楼,两家只有一墙之隔。但因为平时上楼走不同的楼梯,她与周见面的机会并不多。“虽然跟他们做邻居快5年了,但一直很陌生。”陈女士表示,周子雄所住的这幢房屋是5年前建好的,地原来是畜牧局的,周子雄一家之后一直住在这里。  谈起周子雄,陈女士说:“他长得很高很帅,但话很少,平时这一家子几乎从来不到我们的小卖部买东西,就连买包盐也不来买。他老婆说话比较随和,偶尔还会来买点东西。以前只知道这户人家挺有钱的,夫妻两个人各有一辆车,家里在贺州有好几处房产,但直到出了事情,我才知道这男的是当官的。”  周子雄一家遇害时,正值“五一”假期。陈女士说,5月1日深夜,隔壁并没有什么响动,最后一次见到周子雄及其家人,是4月29日那晚,也未见异常。  对于案发地附近的治安环境,陈女士心有余悸。“这里经常有抢劫的,晚上抢,白天也  抢,抢女的,连男的也抢。” 而据贺州公安局一份公开材料显示,2009年全市共立刑事案件8351起,破获现行案件2485起,比上年提高了47.92%。  另外一位李姓男子开的一家机动车配件店与案发楼房仅有一路之隔。“警戒线里那辆长城哈佛的新车刚买来不到一个月,还没来得及挂牌,主人就没了”,李老板一边摇头一边道声“可惜呀”。因为从事车辆配件组装这一行,他对“不怎么说话,也不爱搭理人”的周子雄的印象,更多停留在他的“座驾”上,“他过去是开一辆白色的奇瑞旗云,一个多月前刚换的这辆新车,她老婆的车是帕萨特。”  这两辆汽车虽然够不上豪车,但无论在人口数量还是经济水平,都是广西14个地市中排名倒数第一的贺州,也足可见主人身份的不一般。  亲戚眼中的局长夫人:  一位精干的建材老板娘  有媒体此前报道说,除了喜欢打麻将,周子雄没有什么爱好,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妻子凌小云也曾无意中跟朋友抱怨过,说周子雄的麻将越打越大,都是50、100块地玩,一晚牌局下来输赢上万块,已经失去单纯的消遣乐趣了。  11日上午,贺州市公安局曾通报了案件的初步调查情况,但并未涉及案件细节。通告称:“有网民称周子雄夫妇有房产40余处,家财数千万元,据调查,该情况不属实。有网民称本案已侦破,主犯已被击毙,该情况不属实。有网民称周子雄两个孩子在政府机关工作不属实。”  命案发生之后,周子雄的家人已然不知去向,贺州警方对于记者的采访也采取了回避态度。有邻居向记者表示,死者凌小云的老家住在贺州以北20多公里的水岩坝,12日下午,记者在水岩坝辗转找到了凌小云的表弟黄云生和表妹黄云秀。这对兄妹告诉记者,他们小时候和凌小云是很好的玩伴。  “我的表姐(凌小云)身高有1.6米多,身材很苗条,五官长得非常标致,人也很聪明。”黄秀云告诉记者,凌小云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去南宁打工,并在南宁认识了她的第一任丈夫。  “我表姐只比我大6岁。”黄秀云表示,凌小云死去的女儿周雪实际上是她和前夫生育的孩子,而周重林则是周子雄与凌小云生的儿子,“因为我的母亲和凌小云的母亲过去是很好的姐妹,所以小时候经常和她们一起玩,后来她嫁到八步之后,我的母亲也去世了,于是和她们家就疏远了。”黄秀云说,凌小云生前是做建材水泥生意的,家中很富有,发家之后,她们举家从水岩坝搬迁到了贺州八步城区,两家人也就此生疏。  “因为家庭经济上的悬殊差距,自从她搬到八步之后,我们很少走动,对于她的孩子,我们只是小的时候见过,现在一点印象都没有了。”黄云生也表示,自从凌小云离开老家,他只在凌小云父亲的葬礼上与她见过面,对其遇难也深表吃惊。  5月10日,黄云秀和哥哥一起去看望了还在八步的舅娘(凌小云的母亲)。“老人家的情绪很不稳定,见到我就开始哭,我安慰了她几句,直到我们离开时,她又开始哭泣,非常可怜。”二人表示,老人至今只知道女儿、女婿遇害,还不知道自己的外孙女和外孙也遭不测,他们也并不知道周子雄家人的任何联系方式,甚至连舅娘家的电话也没有,“我们很少走动,上次去还是我舅公过世的时候。”  “我舅娘知道女儿、女婿遇害之后,伤心得几乎断气。”为免老人过于伤心,兄妹俩婉拒了记者对她的采访要求。  未解之谜:  局长身份与被杀有无联系?  但周子雄的几位生前同事谈起他时,却用“幽默、随和”这样的词来形容他。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周子雄“虽说是局长,但他恐怕是中国官级最低的局长了” 。贺街是八步区下面的一个镇,距城区15公里。以前镇上只有个地税所,但后来贺州升为地级市,政府部门也随即合并升格,2006年才改称地税分局,下辖贺街和步头两个乡镇的税收工作,是税务系统中最末端的单位。  记者12日来到八步区地税局贺街分局时,见到了该局的姚姓副局长,他表示,当他听说周局长全家遇害时,第一反应是“惊诧”。他称,周局长是两年多前从市里调任来到贺街的,此前一直在市地税局稽查局工作,平时主要和他们这些下属和贺街镇政府的其他一些领导接触,“具体他是得罪了谁,我也不知道。” 其他几位工作人员则说,周子雄长得高高瘦瘦,脸有点黑,个子1.75米左右。  姚说,周子雄在贺街并没有房子,他每天从离贺街近20公里的爱民路家中开车来到单位上班,其女儿周雪曾在贺街镇的一所初中读书,现在已经毕业。“路是远一点,但单位有车接他来上班的。”  他还表示,周子雄出事后,其办公室已经被警方封锁,外人不能入内,地税局内也暂时找不到周子雄8946的照片和其他线索。贺州地税部门其他官员均表示不方便多谈。  周子雄如何通过权力运作富甲一方?其局长身份与被害有无联系?猜测和流言让这桩凶杀案像侦探小说一样离奇。  链接:  近年来重大灭门案件  贺州市八步区地税局贺街分局局长周子雄被灭门一案至今仍悬而未决。但近年来,灭门这类恶性事件却屡见报端。有网友认为,出现这样的惨案,一方面是因为当今社会中人与人之间钩心斗角的情况日益严重;另一方面,一些个人的权力、金钱也遭到了旁人的“羡慕嫉妒恨”,灭门案虽属偶然,但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当前社会矛盾的一种体现。  2006年11月29日,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兴仁县县长文建刚一家及保姆晚间被杀害,遇害人包括文建刚本人及其妻、儿子、岳母、姐姐和保姆。12月1日,在当地警方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将疑犯曹辉抓获,此人表示,他通过姐姐与被害人文建刚之妻相识。知道文建刚经过商,如今又是县长,家里肯定很有钱。于是心生歹念,打算谋财害命。  2008年8月25日,辽宁省北镇市赵营子村村民李辉在被选为村委会主任后,因“有贿选行为”遭到举报,没能任职。一怒之下他将举报人一家5口全部残忍杀害。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月以犯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李辉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灭门案多属仇杀,作案多有预谋,加上有些犯罪分子的反侦察能力很强,常常让这类案件难以马上告破。(:HN017)

江都网站设计

白癜风能治吗

福泉官网优化

相关阅读